返回首页 - Articles - 2010

逝去的记忆——初中篇


我是02年开始进入初中学习的,那时个子很小,脑袋里空空荡荡、单纯得很,阳光和现在一样明媚。学校很大,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初中校园的感受,只是那是相对我小学学校而言。学校前面有一个水塘,校门开在教学楼的正前面,走进学校需要经过一段不算太陡的阶梯。

我一直以来都是走读上学,小学是这样,初中也是。我走路的速度也练出来了,同样是从家里走到学校,普通人可能需要40多分钟,而我只需要半个小时,有时候赶时间,20多分钟也足够了。每天早上6点左右起床,自个炒个鸡蛋,炒点晚上剩下的米饭,这就是一顿可口的早餐了。有时候为了省时间,在灶上架个锅,放上几瓢水,等水开了再下点面条,转眼间就会有一碗味道不错的汤面。不过也并不是每天都这样,有时候是我妈给我做的饭菜,而我只需要坐着看书就行了。我不喜欢迟到的感觉,所以有时候时间紧张了,也就不吃饭了,到学校附近的街上买上几个包子或者泡上一碗米粉,这样就可以节省不少时间。但最差的情况是,有时候起床太晚,粗略估计下时间不足30分钟,我可能就得央求我爸开摩托车送我了。


<<一年级>>

不很清楚具体是怎样一回事,小学成绩一直较差的我,初一(班号:128)分班时居然排在了班上第二名,第一名是一个姓邓的女生(现就读湖南师范大学),后来偶然知道,她竟是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人。嗯,也许这就是缘分吧。班主任是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一个漂亮的女老师,姓周,人很好。就要开始正式上课了,我被老师“委以重任”,当上了她的语文科 代表(我想,其实我是可以当副班长或者学习委员之类的,但谁叫我那时候个子实在太小,所以只给了我一个科代表的职位)。

那时的我是个典型的乖孩子,不过仅限于那时,而不是现在。尽管遗传了祖上倔强冲动的个性,但总体来说,那时的我的确是一个人见人爱的乖小孩。那时的孩子真的好单纯,上课时昂着小脑袋认真地盯着老师,下课则在教室外面追打嬉闹,放学后有打扫任务的听话地扫掉教室里的灰尘纸屑,然后三五一群嬉笑着回家。每天都是这样,没什么烦恼也没什么忧虑,唯一会让自己心突突跳的是当作业没有按时完成,害怕老师责骂之时。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只是那时不会觉得,现在感觉到了,但那时的那片天空也已经不再了。

时间过得很快,进入初中的第一次期中考试开始了,我从第二名掉到了第六名,悲哀的是,以后直到初中毕业,我也再没能跨入前6名的行列。这些超越我的人中有两个很活泼的女生,一个姓彭,一个姓贺,她们的父母好像都是教师,只是不在这所初中教书,而是在和我们学校相隔一个水塘的一所高中,也就是我后来就读的高中。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活泼的女生总喜欢逗我玩,可能是女生都比较喜欢可爱的小孩儿吧,而那时的我就是一个跟小孩很像的小男生。

那时在男女同学之间流行收弟弟、收妹妹的,很“不幸”,我被上述的这两个女生盯上了,她们开始叫我“老弟”,也就是说她们是我姐姐了,然后她们要我叫她们姐姐。我当然不答应,但嘴生在她们身上,只好继续由她们叫。慢慢地我也就默认了,只是一直没叫过她们姐。那时的孩子很纯,完全不懂男女之间复杂的关系,所以男生不会去刻意取悦女生,女生也经常打骂惹自己生气的男生,可以说完全是盘古开天辟地时的状态,一片混乱。

时间真的流逝得很快,那时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今天的境况,太快了,转眼八年,那时的光阴早已成为了记忆,只能在独处时再去仔细回味了。整个初中一年级没什么记忆深刻的大事发生,只感觉一切按部就班,在家与学校之间的线上穿梭,每天盼望、等待着周末的到来,那样的日子,很幸福。不过要说到大事,有一件足让我铭记永远,那就是初一下学期我迷上了电子游戏厅。

可以说是我读书生涯里的第一次堕落,我无可救药地迷上了电子游戏。那时和儿时伙伴们一起,三五一群每天下午放学后都要去光顾游戏厅,在一台台眼花缭乱的机器前挥霍自己的青春。刚开始还好,只是偶尔玩玩,到后来每天都去,经常玩到很晚才回家,回家晚了就跟父母亲编借口,不是打扫卫生就是补课太晚。但后来我妈跟班主任通了电话,知道我们总是按时放学后,我玩游戏的事也就曝光了。这以后我就偷偷地玩,不过只是偶尔才去去,期间我的成绩下降很快,尤其是英语打基础的黄金时期没有抓牢,以至我英语成绩一直没有好过。某次我去游戏厅被班主任当场抓住,然后就是一大堆道理的训话,我彻底丢尽了颜面,因为我给老师的印象一直是很乖的。

不论是好是坏,初一的生活注定就要画上句号了,经过一年的学习和接触,同学们之间已经变得非常熟识。那时的我喜欢画画,当然,其实也只限于模仿。那时我模仿着画了不少《葫芦兄弟》里面的人物,还有各种军舰和战斗机,应该说画得还不错吧(原件已经不在了,那时看着感觉还行)。记得当时央视一套正在开播《哪吒传奇》,我照着电视画面打算把哪吒画出来,但最终还是没能画完,现在想来实在遗憾,因为现在的我已经丝毫不会绘画的任何技艺了,缘于初三的一次变故,我彻底失去了绘画的兴趣。

在初一最后的那段日子里,我鬼使神差地把我那张画满了葫芦兄弟青蛇精蝙蝠怪等人物的作品给了我同桌的一个女孩,她和我同姓,名世旦。我已经记不清当时是怎么一回事了,但我记得的是,我并没有打算送给她,只是出于小小的骄傲心理,向别人炫耀自己的作品。但她接到画纸看过后并没有还我,我向来比较害羞,尤其是和女孩子交往时,所以她不还也不好意思去问她要回来,就这样,我的画成了我第一件“送”给女生的“礼物”。后来直到初三毕业最后的那几天,她写了封信给我,我才知道,她果真把我那幅画当成了我送她的礼物,并且一直守着那份心看着我和其他女生关系密切而独自伤感。我不知道,在我的身后有一个女生一直默默地凝视着我,守候了两年,而我却无意中伤害了她的心。如果这个女孩能看到我这些文字,请允许我说句对不起,希望你一切都好。


<<二年级>>

经过漫长而又短暂的暑假,我开始了初二(班号:128)的生活。初二没有换班,也就是说班上的同学没有变动,只是班主任换了,也是一个女老师,姓刘,教我们物理。物理课是初二新开的,我学得很起劲,成绩也很好。

关于初二的记忆不是很多,我仍然当着语文科代表(初一上学期任语文科代表,下学期换成了数学科代表,初二又改成语文科代表),语文老师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刘姓男老师,精力充沛而脾气急躁。很多同学不喜欢他,尤其是那些不怎么爱读书的同学,可能是和他的接触比别人多吧,我却觉得他挺好的。科代表的实质其实就是一个跑腿的,本来应该说只需要收缴作业、分发作业而已,但有时老师一个什么东西比如眼镜、教案忘带了都是叫自己的科代表去拿。我初二上学期的语文科代表当得最苦,刘老师的办公室在三楼,我们教室在一楼,于是我经常上上下下地帮他拿眼镜、拿教案、交作业等,对当时的我来说,真的有点累。所以初二下学期我就甩手没干了,换我前面提到的那个叫世旦的女孩接替我的职务。

初二开的所有课程中,我学的最好是语文物理地理数学还行,其他科目都是马马虎虎,期间上头有一次物理实验考核,班主任派我和那个排名第一的女孩一起 “应战”,这件事还稍微有些印象。我们学校的实验室在教学楼最上一层,不过现在我都忘了教学楼总共是五层还是六层,上次去母校也忘记查看了。那次实验考核的好像是测水的沸点,我和她两人按要求小心地安装实验设备,那两个监察老师很严肃的样子让人害怕。每个实验步骤都要纳入统分范畴,实验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还好,最后我们终于得出了一个和标准值很接近的沸点数据,任务比较顺利地完成了。

整个初中二年级没什么印象深刻的大事,游戏也照样偶尔去玩玩,该上课时上课,每到周五还是一样眼巴巴地盼着放假,只是我的成绩仍然徘徊在第6名,没有任何进展。

在初二的暑假,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一次补课。这次补课当时是学校根据成绩排名选出来的一小部分学生,主要目的是帮助巩固前两年所学,向后开阔视野,以便提高一年后的中考成绩。由于放假的时候学校食堂会停运营,所以学校提前跟食堂承包人打了招呼,叫他们专门为我们做些饭菜。饭菜还不错,只是价钱稍微贵些(其实相对现在来说是相当便宜了,我记得当时好像是3块钱一餐,饭菜质量很高)。在那一个月里,有专门的老师帮我们复习巩固前两年所学,在那个人数稍多的班级里,我认识了不少朋友,也见到了很多平时很少见到的其他班上的“尖子生”,收获还是蛮大的。


<<三年级>>

补完课,初三(班号;129)马上就来了。由于地理和生物在初二已经会考了,所以初三就只剩下语、数、英、政治、历史、物理,再加上一门新开的课程化学。初三我们所有这一个年级进行了分班重组,我分到了一个新的班级,班主任是一个50岁左右很和蔼的张姓男老师,他教我们英语。

我对新开的课程总是兴趣盎然,没过多久化学又成了我的拿手科目。教我们化学的是一个40岁左右的女老师,姓什么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她讲课很生动,容易理解,而且温柔中透着一股严厉,让人心生敬畏。我们该上课时上课,该做实验时就跑教学楼顶准备实验,日子过得很轻松,当然这份轻松也主要是因为化学成绩很不错。

物理依旧是我的强项,初三主要是学电磁学的内容,教我们的是一个相当严厉的年轻女老师。那时的规矩大概是这样吧:每节物理课上课之前老师都会提问上节课的内容,主要是一些概念和定义,这些东西理解起来或许比较容易,但那个老师却要求我们能把定义背下来,并复述给她听,这样就有难度了。如果答不出来,除了狠狠地骂上一顿外,还要把所提问的定义抄写一百遍,下午放学之前就得交给她过目。这样一来,我们都很怕她,尤其是害怕她上课点自己的名,就连班上我们几个物理成绩最好的人也噤若寒蝉。我就有一回不幸“遭难”了,尽管平时不管她怎么问我都能回答上,但那次却偏偏没能回答上来。那天下午我只好乖乖地抄写了一百遍定义,整很晚才回家,在回家路上还恨恨地诅咒着她。

除了物理和化学,我还有一门学得相当好的课程,那就是历史。教我们历史的是初二教我们语文的姓刘的男老师,由于我当过他一学期的语文科代表,所以我和他很熟,他也很喜欢我这个小小的初中生。如果要别的同学来评价,可能刘老师会比我们物理老师更让人害怕,他的政策一样令人不寒而栗。那时候历史主要是背书、记忆史实时间,不过这是大部分同学的理解,而我不同,我是因为兴趣而学历史,所以我学的很开心。那时候上历史课经常是要点名提问的,而回答不出一样是要受罚的,尤其是临近毕业那一阵,历史可以说是背个天翻地覆,大测试小测试每天都有,以致班上同学哀声载道。不过这种近乎炼狱般的训练还是有效果的,我们这些学得比较好的每次测试都不会低于95分,经常在98分左右徘徊,而班上得80多、90多的同学也慢慢多了起来。最终的中考,我历史好像有97分吧,还算好了。

英语仍然是我最头痛的科目,除了初一的第一次英语考试我考过90多分,以后就再没有过起色,到了初三,已经掉在了及格线左右徘徊了。班主任温文儒雅,远没有其他老师那么严厉,我们也就不怕他,这也导致我的成绩一直没有回升的迹象。其实照这样看来,我应该是属于吃硬不吃软的一类人了。

学习就这样继续,所有的课程中我除了英语拉后腿外,其他科目成绩都还算好,我的成绩也在班上第9名左右转悠。说到班上学习比较好的,一般也就指的我们这 10号人,越到后来我们的成绩格局越趋于稳定,我也就再没能跨越前九了。这十个人中有五个女生,名字我还记得:张蝶张娜谢艳红(现就读湖南工业大学)、黄海燕杨琳,她们的学习成绩是相当强悍的。另外五个男生,除了我以外分别有:彭鑫张正枚易专(现就读湖南工业大学)、熊荡。尽管后来在高中的学习中,他们中的某些人开始堕落,身上的光芒不再那 么耀眼,但这都不重要,至少他们曾经优秀过。把他们(她们)的名字写在这一则是防止自己以后会忘记,二则希望以前的同学能有缘看到。

初三上学期平安无事,我照样像个小孩一样学的开心、玩的开心,每天上下学,每个周五等待周末的到来,也不管时间的流逝,不管窗外的虫鸣,我只是一个小孩。


在上学期有次座位调整,我和易专坐在了一块,而在我左侧的是一个高挑漂亮的女孩,她叫。像所有的青春剧一样,我们慢慢地熟识了,并互相对对方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好感。那时的我喜欢摆弄各种文具,圆珠笔、钢笔、水笔、铅笔、尺子、小刀、胶布、橡皮擦等应有尽有,于是在我座位附近那一块,我扮演了“慈善家”的角色:那些没这些东西的同学都管我借,而我也乐意借给他(她)们。其实就胶布而言,我是从来不用的,我不赞成用胶布粘除错别字的做法,那样只会让自己的作业本更难看,我只习惯用笔划上一道简明的删除线。在自己文具盒里塞上胶布纯粹是为了满足别人的需要,或许更确切地说是满足的需要。

带上各种东西毕竟很大部分是自己需要用到的,有时候自己想用却被别人借走时,我心里的闷气就悄悄地上来了。不过有一件例外,那就是如果需要什么,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要用,我都会把优先权交给她。现在想来真的很好玩,一个小男生小小的“邪恶”心理。

出于对的好感,我随后开始犯下一个个不可弥补的错误:在考试时“协助”她答题。我成绩比她好,于是在考试时她就会向我“求助”,而我也往往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她,我喜欢她笑着的样子。就这样,我在自以为帮了的兴奋下一步步将她推向深渊:她最终没能考上高一级学校。从我们那次座位调整起直到上学期结束,我们就这样开心地度过着在学校的每一天,没有言语的挑破,只有两颗心的无声交流。

下学期,考虑到就要中考了,班主任又重新调整了一次座位,学习成绩好的尽量都安排在了教室前面,我们成绩排前的有座位的优先选择权。我和易专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继续坐在原来的座位,因为我们都觉得我们两个坐在一起很合适,这样我们又当了一个学期的同桌。但就没能自己选择了,班主任把她安排在了教室的中部, 和我的座位有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往后的几个月尽是些很凌乱的日子,我也不打算在这写出来了。只记得后来是率先挑破的窗户纸,然后就一切都变了。现在想来真的实在太乱,我也无从下笔,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写,所以,就让这段记忆尘封吧,我不愿意打破它的宁静。

整个初三一年我都是开开心心的,由于基础比较扎实,所以丝毫感觉不到中考的压力。在最后的那段日子里,我们尽管大测小测每天都有,但或许是测试得多了、麻木了,我们也不觉得什么,既不觉得累,也不觉得烦。

由于考前都填了志愿的,所以报考学校不同考试地点也不同,我们这些报考七中的中考考点就设在七中里面。

那是一个很早的早晨,我们集合在学校后面的操场上,听老师讲解注意事项,然后一队队地行往水塘对岸的七中校园,这也是我第一次走进七中的校门。我记得当时的带队老师就是我们初三的政治课老师吧,一个40多岁的女老师,人还蛮好的,但很讨厌她,所以姑且也让我讨厌她一回吧。

我对中考的两天几乎没有感觉,因为考试的前一天我和出现了些危机,我对考试根本就没意识,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像平时完成作业一样地完成了。所幸我基本功到家了,所以对最终的成绩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就在七中新教学楼的楼梯上,我最后一次见到明亮的笑容,此后就一切都结束了,我的初中三年就这样结束在那个早上,结束在看着我笑的那个时刻。

此后就是一个沉沦失落的漫长暑假,我几乎听遍了当时所有的流行歌曲,也唱遍了那些让我心酸的情歌,我父母亲怕我出什么事也没怎么说我,任由我一个人在楼上闹腾。现在想来,那些日子实在太疯狂了。

那段年少的青春就这么逝去了,留给我的是无尽的后悔和遗憾,以及一张薄薄的录取通知书。我无法抗拒命运,只能在无奈中继续我的又一个三年...


后记

本文是去年8月开写的,但写到后面实在难以下笔就搁置了,今下午补上后续内容才终于得以完成。

可能是激情不再吧,我已经无法用饱含深情的语句将那时的一幕幕复现了,我现在已经没有了这个功力,这是我的悲哀。

我这么些年来欠下了太多的债,有的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偿还了,只能默默祝福那些曾出现过在我生命里的每一个人,希望你们能够过得开心,过得愉快。


date : 始作于2010-08-10下午、结笔于2011-02-05下午、2011-05-31修正